真诚为您服务
当前位置: 杭州代孕 > 孕育服务 >
同仁医院周兵团队:组团出诊一年 疑难患者增
来源:http://www.walkgis.com  日期:2019-11-16

自2016年3月1日,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启动知名专家团队服务模式试点工作以来,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周兵教授领军的知名专家教授团队(下称“周兵教授团队”)已经走过了一年多的时间。

经过一年多实践,周兵教授团队运营情况如何?摸索出了哪些经验?对流程进行了怎样的优化?守护君专访团队主导者周兵教授,一起来听听他的感受。

上转199人,特殊病人比率增10%

周兵教授团队目前由6名大夫组成,其中主任医师2名、副主任医师1名、主治医师3名。

团队专长以鼻内镜外科技术为主,包括慢性鼻、鼻窦炎性疾病药物及手术治疗;鼻眼相关疾病的微创外科治疗;儿童鼻、鼻窦疾病的综合治疗;鼻颅底疾病的鼻内镜下微创外科治疗;鼻腔鼻窦良恶性肿瘤的鼻内镜下微创外科治疗及过敏性鼻炎的综合治疗等。

目前,团队对于层级转诊形成了一套转诊的临床标准:

1、团队成员首诊后,对于能够胜任的患者可以自行收治;

2、如果考虑符合同仁医院周兵团队:组团出诊一年 疑难患者增难治性鼻窦炎,鼻眼相关疾病,鼻颅底疾病等疾病的诊断或疑似诊断,或者一些疑难、高风险的患者,可通过纵向诊间转诊的方式,预约周兵主任门诊:同仁医院周兵团队:组团出诊一年 疑难患者增

3、周兵主任诊治过的患者可以根据病情需,由周兵本人预约复诊,或下转给团队其他成员进行复诊,形成双向转诊机制;

4、团队成员首诊后,对于能够胜任的患者可以自行收治。

所有患者的转诊和复诊都由专职护士进行登记、管理和预约安排。

通过这样结构清晰的层级诊疗,知名专家不再对外单独挂号,重症患者通过内部转诊机制,能更快见到专家。前不久,一位1岁多的小女孩就通过专家团队的转诊顺利看上了病。

刚出生不久,小女孩的父母发现,自家宝贝在喂养时经常呛奶、喘不上气,晚上睡觉呼吸不畅,只能张着嘴,被当地医院诊断为鼻部脑膜脑膨出,通俗点说,就是脑膜组织掉到鼻咽部,阻塞呼吸、喂养、压迫垂体,导致孩子生长发育迟缓。这是一种先天疾病,在胚胎发育过程中就已经出现了颅底缺损。

一家人辗转看病,但结果都不理想,他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同仁医院当做最后一站,打算再治不好就放弃,没想到挂上知名专家团队号之后,通过转诊,孩子得到了周兵的诊治,目前一切顺利,由一位主治医生进行后续治疗。

这样的转诊模式不仅让患者挂号、看专家更容易,对年轻医生也是一种提升。周兵说:“现在有了转诊机制,主治医生看不了的病可以请其他专家来看,患者的诊治有着落,年轻医生的心理压力、出诊感受会好很多;其他医生也会给他反馈患者结果,团队成员定期交流经验,这些都能给年轻医生一定的提升。”

而对知名专家来说,常规看诊工作由团队成员分担,自己能够研究疑难杂症的时间更多了,就拿2016年9月-2017年8月这一年来说,周兵主任接到团队转诊病人199人,特殊疾病至少占总门诊量的58%,相比之下,2015年3月-2016年2月这一年,周兵主任接诊的特殊疾病仅占总门诊量的48%。“以前一个多小时一台手术,现在一同仁医院周兵团队:组团出诊一年 疑难患者增台手术可以做八小时,都是疑难问题。”

团队高效运转流程不断优化

为了让患者获得更好的就诊体验,让团队运转得更高效,周兵和同事们也在不断优化、创新。

比如,在团队内部转诊的基础上,耳鼻喉头颈科正在尝试开放转诊,例如,和耳鼻喉头颈外科有关的眼科、神经外科、肿瘤等团队之间可以直接通过转诊机制转诊,虽然这一模式还有待探索,但有望打破过去患者看不同团队要挂两次号的壁垒。

再比如,周兵教授团队会选择一天作为团队手术日,所有成员按照技术能力,安排参与手术。在周兵看来,这对副主任医师或者年轻医生来说,是个’捅破窗户纸’的好机会’。“其他人做手术时,知名专家坐镇,能给他们很多信心。”

在术前,团队还建立了术前疑难病例讨论制度,在手术日的前两天,由周兵及团队各级医师、患者的主管住院医师和专科护士、病房护士长共同参与讨论,对患者的诊治进一步给出意见,补充相关的检查和术前准备。通过评估后,对手术进行更合理的统筹安排。

目前,周兵教授团队已经逐渐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转诊和收治病人、管理病人、手术以及术后复诊、随访的完成流程。在这些套流程中,周兵最重要的一个秘诀就是“有序”,不论是团队内部转诊、还是其他团队转诊,甚至院外转诊的患者,周兵都统一交给护士,按病情的轻重缓急统筹安排,预约时间,不存在临时就诊的棘手情况。

对这种“有序”,周兵开玩笑说,自己的患者都已经形成了这种就诊习惯,“约好的午饭之后,没人会提前来。”而现在高效有序的局面得益于周兵20年前开始探索的“全预约”制度。

最早探索全预约,成为团队高效运转关键

20年前,克罗地亚外交官带女儿来同仁医院看病,周兵注意到对方对对就诊环境十分在意,注重隐私权,并希望就诊过程中和大夫有相对充足的交流时间,这几点给周兵带来很大触动,他觉得患者来就诊,理应收获良好的就诊体验。

于是周兵成了最早开始探索全预约门诊的人之一,他请护士排出每天要约见的患者人数、时间,患者按约定就诊即可,避免无序状态。

同时,周兵还开展了随访工作,预约部分自己以前的患者,到医院来复查,对术后病人几乎做到百分百预约。

2003年时,周兵给一个16岁的小伙子做过鼻窦炎手术,对于这么多年一直坚持预约随访,小伙子自己都感到很惊讶,周兵说:“有的人来一两年就不再来了,但过了几年之后疾病有可能复发,所以这些东西还是要坚持。”

在管理团队的过程中,周兵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年轻大夫看诊的领域更“专”了,实际上这减少了了解其他疾病的机会;知名专家只看疑难杂症,压力比以前更大了……团队建设、就诊模式的优化不会一蹴而就,这些问题都还在探索当中,未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